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莲风堂

智慧开 莲花朵朵开

 
 
 

日志

 
 
关于我

盛静斋,别署“莲风堂主”。1964年8月生于苏州。曾倡办“艺友文学社”,开办“莲风艺苑”,践行书法、篆刻学习的个性化、最优化探索。二次举办个人作品展览。有个人书法集和篆刻集出版。《书法导报》、《中国印》和台湾《美术家》等报刊有专题和专版介绍。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近代碑学的意义(1)  

2010-12-16 07:49:23|  分类: 静斋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盛静斋

 

为巩固新生的满族政权,清初统治者制定了一系列两面措施来笼络汉族文人。他们一方面科举取士,另一方面以“八股文”、“馆阁体” 这种“钦定”的文体与字体窒息文人的思想自由。此外,康熙帝好董香光书,至乾隆帝又转向圆腴丰甜的赵体书法。于是,一时朝野风从,书法的实践与创作走向就变得更为狭隘,逾趋衰微。面对千人一面、毫无生机的“馆阁体”,阮元、包世臣、康有为等人掀起了与这一帖学末流相对立抗衡的另一新体系--“碑学书风”。对金石碑刻的研习,结果使各种书体都有了脱胎换骨的提升,给当时书坛带来全新的活力,并成为中国书法艺术的重大转折。

 

“碑学之兴,乘帖学之坏”(康有为)。随着金石碑刻的大量出土和陆续发现,碑学的队伍不断地壮大。同时也就掀起了批评王羲之书法的浪潮。郑板桥在跋《临兰亭序》中道:“黄山谷云:‘世人只学兰亭面,欲换凡骨无金丹’,可知骨不可凡,面不足学也!”;刘熙载在《艺概》中说:“学《圣教》者,致成院体”;赵之谦更是说:“要知当日太宗重二王,君臣戴太宗,摹勒之事,成于迎合。遂令数百年书家尊为鼻祖,先失却本来面目,而后人千万眼孔,竟受此一片尘砂所眯,甚足惜也”。这些振聋发聩之语,掀翻了当时帖学赖以安身立命的基石。赵孟頫、董其昌以及其他帖学名家,当然就更不在话下了。现在看来,这些批评确乎有失偏颇。但在当时,这些言论为打破帖学对书坛的一统天下,突破障碍,解放思想,对于碑学的建立,具有不可磨灭的开道之功。

 

随着思想的解放,观念的变革,以宗法“二王”为主的帖学书风,在人们的视野里渐趋淡漠了。于是,秦砖汉瓦、断碑残碣,成了大家津津乐道的热门话题。康有为在《广艺舟双楫》中赞誉魏碑有“十美”:“一曰魄力雄强,二曰气象浑穆,三曰笔法跳越,四曰点画峻厚,五曰意态奇逸,六曰精神飞动,七曰兴趣酣足,八曰骨法洞达,九曰结构天成,十曰血肉丰美,是十美者,唯魏碑南碑有之。”又说:“魏碑无不佳者,虽穷乡儿女造像,而骨肉峻宕,拙厚中皆有异态。” 甚至可以说,无论古今的中国文字,到了碑学时代,即使破瓦残砖、断碑碎碣、“穷乡儿女造像”等所有的文字,都能够使之转化成为书法艺术。这也是碑学的一个重要贡献。

 

同时,郑簠的隶书被朱彝尊称为“古今第一”;金农也被秦祖永盛赞“汉隶苍古奇逸,魄力沉雄,先生笔墨,头头第一,洵卓古今”。而终身不仕的邓石如,更是被赞誉为“国朝第一”。这些布衣身份的碑学书家,在书法史上,是以平民知识分子登上了书法艺术的最高峰,首次打破了历代大书家都产生于官僚贵族的惯例。碑学的昌盛,把唐以前的实用为主的文字(篆、隶、魏碑)转化成为观赏为主的书法艺术。造就了一大批可以与魏晋、唐宋相比肩的伟大成就和书法大家。平民精神、自由人格、个性风格开始得到人们的重视。 
  评论这张
 
阅读(170)|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