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莲风堂

智慧开 莲花朵朵开

 
 
 

日志

 
 
关于我

盛静斋,别署“莲风堂主”。1964年8月生于苏州。曾倡办“艺友文学社”,开办“莲风艺苑”,践行书法、篆刻学习的个性化、最优化探索。二次举办个人作品展览。有个人书法集和篆刻集出版。《书法导报》、《中国印》和台湾《美术家》等报刊有专题和专版介绍。

网易考拉推荐

行间的组合练习(兼谈书法学习的着眼点)  

2010-04-22 20:03:45|  分类: 静斋艺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0年4月22日 - 莲风堂 - 莲风堂

通过对王羲之、颜真卿等经典作品的观察比较,二位小徒懂得了一件作品的耐看耐品的程度,不在字数的多少,而是取决于整体组合关系的丰富和谐。比如一首28个字的诗,28个字如果大小相当、造型一律地机械罗列着,就等于作文的“流水帐”。全局和行间的避就呼应、争让反衬等等组合关系的丰富和谐,不但可使得作品耐看耐品,而且使得每一局部更具整体感。

近几课的书法教学内容,我们侧重于“行间组合”的变化和大小正侧的组合练习。“行间组合”相当于文章的组词造句。不仅仅是字与字的简单叠加,而必须有变化,又有联贯。同时在这种变化而联系中,生发衍化着下一个行间的组合。

 

行间的组合相对整体章法,只是局部的调度。相对单字造型,又具有整体的意义。所以行间的组合兼具整体和局部的双重性质。对这一内容的理解把握,具有一举多得的意义。一者是整体章法的基础,一者是单字结体造型的依据。

2010年4月22日 - 莲风堂 - 莲风堂

师徒三人轮流上台,对王羲之作品的行间组合进行临习、体会。

 

2010年4月22日 - 莲风堂 - 莲风堂

师徒三人轮流上台,对颜真卿作品的行间组合进行临习、体会。

 

作品的整体感主要体现在章法,亦即谋篇布局。谋篇布局,其要点在于阴阳互补、知白守黑的辩证哲理。亦即邓石如所说的“计白当黑,奇趣乃出”。再具体来说,章法也可以看成是笔墨的造型组合和留白的造型组合二大部分。而笔墨的部分主要有行与行、行间组合、笔势、体势等等的变化联贯。这相当于文章的组词造句、段落篇章;乐曲的音节起伏、旋律乐章;绘画的点线色彩、前后虚实;小说的迂回曲折、前后映衬。

 

同理,具备了这些书法上的“组词造句、段落篇章”的能力,就可以利用从经典作品中观察、临摹得来的“他山之石”以及源于谋篇布局的技法思想,来表达自己的所感所想,从而写出属于自己的构想。哪怕如日记、随感甚至流水帐,总比仅是他人技术的照搬照抄、机械摹仿要来得进步。


灵儿的习作

2010年4月22日 - 莲风堂 - 莲风堂2010年4月22日 - 莲风堂 - 莲风堂

 

2010年4月22日 - 莲风堂 - 莲风堂2010年4月22日 - 莲风堂 - 莲风堂

记得有则《砌墙头》的故事,说有记者采访二个泥瓦匠,二人同样地在干活劳动,一个说“我在砌墙头”,另一个说“我在造花园”。一个着眼于局部的技术,一个着眼于全局的构思。几年后,记者跟踪调查的结果是,“砌砖”的仍是泥瓦匠,而“造花园”的成了园林艺术家。这说明了学习着眼点的高下,决定了学习和工作的最终成效。而“天人合一”的中国传统哲学文化,向来重视全局的整体性思维。西方的有识之士也逐步认识到这一点,并提出了“整体大于部份之和”的优越性。

 

由此我觉得,着眼点的高下更体现在“治其大、治其远、治其通”的全局观。落实到书法的教育,主要体现在学习、创作的“全息化、系统化、最优化”。具体到书法作品,主要体现在“个性、章法、线质”等基本功力的步步落实,相辅相成,层层推衍。

 


以越的习作

2010年4月22日 - 莲风堂 - 莲风堂

 

2010年4月22日 - 莲风堂 - 莲风堂

顺便提出,当今通行的书法教学,其实质与通行的应试教育是一脉相承的。而应试教育的“学习被动化、答案刻板化、整体脱节化、全局盲目化”,背离了人性的灵活丰富,脱离了学习目的、方法、内容的整体性。而反映到书法教育上,单一、偏执地强调无休止的临摹拷贝,远离了艺术的创造本质。这好比让小学生无休止地抄写生词、背诵课本,然后再拿出标准答案反复对照、反复纠错。直到考试通过。这种无休止的“纠错式学习”,即使能最终接近范本,成为“手抄红楼梦”“克隆兰亭序”,终究看不到艺术学习的真正意义和人性的真实鲜活。而学生的情感、思维、个性被不断压抑甚至是倍受打击的后果,使得人人本具的创造力、表现力会逐年丧失。这就难怪韩寒会非常反感地介绍他的写作经验,就是“不看语文书、不看作文书”。

 

几年前,我看过一个日本师生书法展,整个展览全是一种模式的如法炮制。经了解,这样门派化、军体化的教育,在现今的日本极其普遍。这就难怪曾自称书法已经超过中国的日本,再没出现过良宽、井上式的顶尖书法大家。

 

单一地强调临摹的“纠错式学习”,从学习目的、学习内容、学习方法上都偏离了所谓的素质教育,背离了艺术教育的创造本质。其实质上是非艺术的,甚至反艺术的。尤其是目前流行的考级化书法。其学习就象“砌砖”的那位泥瓦匠,把点画、结体、章法从整体章法上剥离开来后,单独操作。这样“只见树木不见森林”的学习方法,使得点画与点画、字与字、行与行的互相生发、互相依存的整体关系、呼应联系丧失殆尽。即使能把字写得齐如栅栏般“标准化”,其结果就是“上下方正、前后平齐,但得其点画耳”(王羲之语)。字就象堆薪积柴,“七窍开而混沌死”。

 

我觉得,真正意义上的摹仿临习,应是一种兼顾学习与创作的系统优化,甚至应当“先思考,再行动;先尝试,再学习;先创作,再临摹”。如此才能使学有所用,学以致用,有的放矢,学用一如这些前人的学习经验和优异传统不致沦为教条。

 

“执其一端为异端,执其二头为圣人”。就象行间的组合需要兼具整体和局部的双重性质,既要把握整体章法的生发基础,又要领略局部结体的造型依据。考察历代书家对选帖临写、摹仿创造等几方面都是相辅相成、相得益彰的。是立足于本色自性的兼收并蓄。是“治其大、治其远、治其通”,立足全局的具体展现。是一边学习着、优化着;一边运用着、创造着的。


 

         盛静斋记于莲风堂 

          2010422星期四

  评论这张
 
阅读(144)|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