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莲风堂

智慧开 莲花朵朵开

 
 
 

日志

 
 
关于我

盛静斋,别署“莲风堂主”。1964年8月生于苏州。曾倡办“艺友文学社”,开办“莲风艺苑”,践行书法、篆刻学习的个性化、最优化探索。二次举办个人作品展览。有个人书法集和篆刻集出版。《书法导报》、《中国印》和台湾《美术家》等报刊有专题和专版介绍。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臆说秦士蔚先生的甲骨文创作  

2010-08-29 08:33:36|  分类: 静斋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臆说秦士蔚先生的甲骨文创作 - 莲风堂 - 莲风堂
秦士蔚先生 

一谈及甲骨文书法篆刻,很多同道都会提起秦士蔚先生,可见其影响之大。我没有见过秦士蔚先生,对他的生平艺术以前没有更多的了解,只是从近年由南京市书法家协会编辑的《秦士蔚书法篆刻作品集》中,知其大概。

 

秦士蔚先生(1922----1999)江苏淮安人。乃祖是清光绪进士。秦家与刘梦然(刘鹗之兄)、何益三(罗振玉之姐夫)、以及路山夫、邱于蕃等江淮饱学名流往来甚密。秦先生在这样的家庭氛围熏陶下,自幼就对诸子百家、训诂名物、金石文字等多有钻研。据知,他在“十年浩劫”期间虽深受其害,但仍常于无人之处游刀走笔,考源辨流。还曾释读出甲骨文字100多个。素有“活字典”的美称。且在古稀之年,尚以两年的工资购回全套《甲骨文合集》,可见其对艺术的热爱和投入之深。更让人敬佩的是,他能于声名鹊起之后,以“天意怜幽草,人间重晚晴”自勉,足见其淡泊之志。他不甘于某家某法的依样葫芦,所以一生勤于探索,涉猎广泛,又能集中优势,主攻少人问津的甲骨文创作。终于另僻蹊径,自创一种水墨写意性的甲骨文书法。这在当时的甲骨文创作中无疑是十分前卫的。

 

甲骨文自发现已有100多年了,但除了简琴斋、秦士蔚、苏金海等,时至今日,有关甲骨文创作的名家和上乘的甲骨文书法篆刻作品仍然不多见。这和甲骨文字的深奥难辨有很大关系。因为甲骨原字的数量有限,用于创作就常常会缺文少字捉襟见肘,这就需要有过硬的文字学功夫。甲骨文创作的另一个难度,在于其字形结构多为不规则的斜线和几何图形,这在较为方整规则的字幅和印面里极不容易安顿。放稳定了,又容易少了天然澜漫的原生意味。就我所知,甲骨文作品往往会被甲骨文学者感觉走调而否认;而拘于甲骨文摹写化的作品,又会被书法家、篆刻家所不屑。象秦士蔚先生这样集创作和“活字典”于一身的书法篆刻家,自然就显现其学术性、艺术性的双重优势了。从秦士蔚先生的作品集看,他的甲骨文篆刻非常善于多字印的创作。如“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 、“寂寞嫦娥舒广袖”等,能将全印调度得巧妙妥帖,生动多姿。

 

 
寂寞嫦娥舒广袖
【原创】臆说秦士蔚先生的甲骨文创作 - 莲风堂 - 莲风堂
 
【原创】臆说秦士蔚先生的甲骨文创作 - 莲风堂 - 莲风堂
 

 

 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

【原创】臆说秦士蔚先生的甲骨文创作 - 莲风堂 - 莲风堂

 

 

 

在秦士蔚先生之前,甲骨文书法作品似乎一直是以清瘦尖削、冷峻拘谨的摹写化或小篆化的形象出现的。其实,殷商文字除了刻契,还有毛笔书写的文字。如墨书陶片“祀”字,以及同时代的“后母戊鼎”、“宰丰骨”等,其书写起止分明,提按可辨。“唯笔软则奇怪生焉”,我揣度,秦先生大概就是在这些被人忽略的地方发现了新机,他敢于“与世相违”,大胆借鉴,并以抒情化和个性化的提炼,使他的甲骨文书法创作增强了笔墨情趣和艺术含量。这对后来的写意化甲骨文书法创作具有开山之功,是非常难能可贵的。

 

 

【原创】臆说秦士蔚先生的甲骨文创作 - 莲风堂 - 莲风堂
 
 
 

 

【原创】臆说秦士蔚先生的甲骨文创作 - 莲风堂 - 莲风堂
 

 

可喜的是,秦先生的创作如今已薪火有传。特别是他所在的江苏,可说是甲骨文创作在全国颇为秀出的地区。比如苏金海先生成就卓著的创作,我想也与秦士蔚先生的倡导和启发有关。并且,通过苏金海先生在当今的影响,又带动了一批年轻的甲骨文作者。尤其是江苏的“甲骨文学会”以及活跃在南京的一支的年轻团队----“金陵四子”(童迅、孙国柱、杜志强、王建强)等,他们的创作很具实力和后劲。

【原创】臆说秦士蔚先生的甲骨文创作 - 莲风堂 - 莲风堂

 

【原创】臆说秦士蔚先生的甲骨文创作 - 莲风堂 - 莲风堂

 

【原创】臆说秦士蔚先生的甲骨文创作 - 莲风堂 - 莲风堂

 

【原创】臆说秦士蔚先生的甲骨文创作 - 莲风堂 - 莲风堂
 

总之,秦士蔚先生是为数不多的研究甲骨文创作并取得明显成果的老一辈学者型艺术家。经过他长期艰苦的探索,使甲骨文创作一改冷峻拘谨的摹写化形象而走向了笔情墨趣的表现,并且有了自己明显的风格。这是他数十年的打造,把汗水、智慧和理想都融了进去,从而重塑和再造了甲骨文创作的崭新模式和途径。这是非常了不起的创造。然而,我们今天的甲骨文书法篆刻创作,如果仍然停留在前人层次,是远远不够的。我以为更应结合各人的个性气质,上升到以各人的审美理想为指向的高度,力避随人脚踪的盲目性。并且有的放矢,摸索出一套书印相应、书印一体化的形式语汇。这需要有一大批象秦先生那样有胆识的同道,去继承和发展,从而创造出具有新的时代面貌的甲骨文作品,使古老的甲骨文在当今盛世重现辉煌。

 

我们有理由相信,甲骨文创作的潜能还很深远,甲骨文创作的未来,定能与其他书体一样异彩纷呈,前景光明。

 

                                                                                                                            戊子十一月杪   盛静斋于莲风堂

 

 

此文已在“印说”期刊2009年第一期

“特别报道----纪念秦士蔚先生逝世十周年”栏目发表

 

【原创】臆说秦士蔚先生的甲骨文创作 - 莲风堂 - 莲风堂

 

【原创】臆说秦士蔚先生的甲骨文创作 - 莲风堂 - 莲风堂

 

  评论这张
 
阅读(610)| 评论(3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