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莲风堂

智慧开 莲花朵朵开

 
 
 

日志

 
 
关于我

盛静斋,别署“莲风堂主”。1964年8月生于苏州。曾倡办“艺友文学社”,开办“莲风艺苑”,践行书法、篆刻学习的个性化、最优化探索。二次举办个人作品展览。有个人书法集和篆刻集出版。《书法导报》、《中国印》和台湾《美术家》等报刊有专题和专版介绍。

网易考拉推荐

金石长存 老马永在----缅怀马士达老师  

2012-03-31 19:35:12|  分类: 静斋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金石长存 老马永在----缅怀马士达老师

清明将近,窗外雨点淅淅沥沥,

就象一个月前,

送别马老师的那一天,

天地间满含了愁绪。

我想,

时空中最近和最远的,是心与心的距离,

即使会有分别,但这一切都不会远离。

 

 

“马老师已于昨晚走了!”虽是有所预知,虽知无常是常,但当时接到邰劲兄发来的这个信息,我胸如灌铅,心情一下子沉重起来了。这对于正值创作全盛时期的一代篆刻大家来说,实在是走得太早、太遗憾了!前年5月,马老师体检时发现症状后及时做了手术,我们确知他出院后恢复良好,不久我即与潘风兄相约到江宁去探望他,师母热情地留住我们一起吃了午饭。马老师精神饱满,谈兴良好,还鼓励地对我说:“我一直蛮关注倷咯”。当时我们格外地高兴,心想他一定能够康复而继续创作了。此后的“老马给力篆刻特展”上,大家一起合力祈愿他消解疾病,重奏刀笔,再开新境。秋天,我去南京军区医院探望了又一次开刀的马老师,这时的马老师仍然谈笑风生,但此后不久,病情再次复发,逐渐加重,马老师就这样开始离我们远去了,远去了...... 

 

 

 

金石长存 老马永在----缅怀马士达老师

 

 

 

 

 

 

 

金石长存 老马永在----缅怀马士达老师

 

 

 

 

 

拜识马老师,是在1995年“全国首届篆刻理论研讨会”上,记得当时他和孙洵老师在一起,我拿出钤盖好习作的线装小笺本向马老师求教,他看后直率地指出了我的主要不足是“不圆”。此后,我拜读了他的论著《篆刻直解》,尤其是对他在书中提出的格言“自由则活,自然则古”极受启发。他倡导的即兴起稿和“刻,做,钤一体化”的创作方法非常的独特独到;他对文彭、何震、丁敬、邓石如、赵之谦、黄牧父等明清以来的名家大师们的评析直言不讳,直截了当,真可谓见人所未能见,言人所不敢言。那种深邃的眼光,充盈的灵气,厚重的学养,着实让人醍醐灌顶,振聋发聩。

 

 

 

 

 

金石长存 老马永在----缅怀马士达老师

金石长存 老马永在----缅怀马士达老师

 

 

 

 

 

马老师推崇陆九渊“古人教人,不过存心、养心、求放心”的理念,认为这是为人师表者应有的操守。他在教育中除了传授技法,更重视启发性的开导,且“授人以渔”,毫不保留地将技术法度背后的原理和盘托出,尽力让学生能了悟“所以然”。19994月,我赴宁参加纪念甲骨文发现100周年国际学术研讨会,期间,我特意寻访到他家里去面聆教诲,当时看到他书桌上放着我此前不久寄他的那个信封,谈论间他热情地拿出二方他的近作印章让我琢磨,一边用亲切的苏州话肯定地鼓励我说:倷来个,一边开导我要注意格调的古朴、技巧的到位、意味的耐品等等。他的言谈平易,但内含至理,非常地发人深思。此后,在马老师和庄天明、辛尘等先生主持的书法交流中,我有幸更多地面聆到他的教诲和开导。2005年,我在苏州办的一次个人书画篆刻展引起了一些师长同仁的争议,有热情的鼓励,也不乏善意的训责。记得在这次展览座谈会上,马老师以 “总体上持肯定的态度”,表示对我日后的进步抱有信心和期望。会后,他指出了我存在的一些粗疏简陋之处,告诫我在技法上要进一步到位,同时又以他的一些创作经验和特殊技巧来启发我。他还经常会在背后鼓励着我,只要看到年轻后学们有一点可取的地方,一点才情的展露,他都会十分肯定地“给力”。在他病重之时,医生嘱咐要多安静少说话,但每当有学生去探望他时,他仍然会情不自禁地谈艺论学,抓紧最后的时间来尽力地传授更多的经验。

 

 

 

 

 

金石长存 老马永在----缅怀马士达老师

 

 

 

 

 

 

 

金石长存 老马永在----缅怀马士达老师

 

 

 

 

 

马老师是当代篆刻艺术领域里杰出的理论家,是深入传统又别开生面的一代国手。早在1983年,篆刻史上的首次全国评展上,他就金榜题名而享誉海内外。作为新时期具足使命感的篆刻家,他不但立足于传统深厚的江苏,担当起了传统的继承复兴,而且他更为篆刻这一古老艺术开辟新的时代风尚,作出了惊世骇俗的卓越成就。回想80年代的印坛,那时通常流行的主要是明清式的“兼工带写”印风,就连齐白石这样的篆刻大师也被认为不够文雅而没有得到印坛的普遍认同。所以,尽管当时的前辈名家们都不希望后学循规蹈矩、不越雷池,但对马老师这样强烈而别致的新潮印风,一时也有许多前辈名家并不看好。其中,有认为不合正统的,有严厉地加以批评的。可想而知,马老师一定是经受了一番困境、抉择和考验的。

 

 

 

 

 

金石长存 老马永在----缅怀马士达老师

 

 

 

 

 

金石长存 老马永在----缅怀马士达老师

 

 

 

 

 

如果马老师继续保持他的成名之作《师竹友石》《宁静》一类的模式,并以此谋取名位头衔的话,他仍然会被看好一阵子,或者安享一辈子。然而,被动地承传前人的风尚和招式,与主动地开拓出一条个性化、时代化的艺术之路,对于真正意义上的艺术创作,是有着生死之别的。观念的解放、内心的审美,强烈历史使命感,都需要寻求更为抒情达意的技法和形式来表现新的艺术理念。经过对以往传统的一番深入考察和剖析厘清,他成功地打造出一套独特独到的“刻、做、钤”一体化的创作方式。进而,他又提出了“心法说”“印从书法出”等一系列篆刻艺术新概念。在字法上,他以汲取篆、真、隶、草等多种书体的养料来扩大入印文字的信息量和灵活性在印面章法上,他倡导“即兴写稿”的直抒胸臆、随机应变来增强印面的笔情墨趣;在刀法上,他主张奏刀过程中的因势利导、意外得趣来丰富篆刻艺术的表现力;做印钤拓上,他重视后期制作的虚实之变来增强印面点线的浑厚苍茫金石气。经过这一系列的开彊拓宇、全新组合,他成功地将吴昌硕、齐白石以来的大写意印风推向了又一个历史新高度。 

 

 

 

 

金石长存 老马永在----缅怀马士达老师     金石长存 老马永在----缅怀马士达老师

 

 

 

 

 

马老师既崇尚汉印的平直,又倾慕古玺的变幻,更偏爱徐青藤、吴昌硕、齐白石、来楚生的浩气大度与淋漓痛快,但他始终注重在我性、我情的把握与抒发的前提下去融汇传统基因与时代气息。从马老师的书法作品中,我们不难发现他既善于以篆书之沉厚作隶书真楷,又善于以行草笔意融入篆情隶意,并在篆隶魏碑章草等多种书体的和合中形神兼得的真功:或以篆之纵势整合草之恣肆而粗服乱头,情质交融,益见沉着痛快;或以隶书真楷融入篆情草意而巧拙相生,方圆互化,更显坚质洁气。难怪他的篆刻能够奇正相生,不主故常,这抑或是他的“印从书法出”的高妙所在。读他的作品,我们总能感受到他跳动的生命之火与他超越传统,迥出时流,新意妙思层出不穷的风采

 

 

 

 

 

金石长存 老马永在----缅怀马士达老师 金石长存 老马永在----缅怀马士达老师 金石长存 老马永在----缅怀马士达老师

 

 

 

 

 

马老师为人的拙朴真诚是有口皆碑的,他每每谦虚地说自己“生性愚钝”,又说 “名位与我,一如浮云”。诚然,不肯随世沉浮,必然要忍受孤独,这是心灵自由和艺术追求必付的代价。古今中外,大凡真有作为的艺术家皆生活在真诚、丰富、深刻、崇高的精神内求中,他的灵性与智悲,足以抵御外在的功利、压力和诱惑。马士达老师正是具足了这等“大智若愚” 的艺术家,他一直本色自在,始终没有在盛名之下固步自封而停止过进取。这正如他所说的那样:“在艺贵独立上探求新路,扎扎实实地学习、体悟、探索,而不能盲从名流、盲从潮流,企图一蹴而蹴,不费力气地混个名家的头衔”。因而,他的艺术创作80年代的沉雄朴拙,到90年代的跌宕老辣,到新世纪后的平实正大,呈现出一次又一次的拓展和提升不论他的书法还是篆刻,一直保持着气盛势足、酣畅富变又时出新致的良好状态。

“我是谁”,“来自田间”,“刚毅木讷近仁”,“不事小巧”,“养吾道”,“老马给力”...... 他慢慢地走远了,远去了。但,又确实没有离开我们。

                    

                           0一二年三月 盛静斋于莲风堂 

 

 

 

 

 

 

金石长存 老马永在----缅怀马士达老师

 

 

 



金石长存 老马永在----缅怀马士达老师

 

 



金石长存 老马永在----缅怀马士达老师

 

 

 



金石长存 老马永在----缅怀马士达老师

 

 

 

 

 

金石长存 老马永在----缅怀马士达老师

 

 

 

 



金石长存 老马永在----缅怀马士达老师

 

 

 

 





金石长存 老马永在----缅怀马士达老师

 

 

 

 


 


金石长存 老马永在----缅怀马士达老师

  评论这张
 
阅读(182)|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